岳母和小姨子伺候我


时间:2019/11/8 14:11:14




没有想到做为孤家寡人的我,在妻子过世一年之后,我的床上突然再度出现了两个女人,轮流尽着妻子的义务,使我没有想到做为孤家寡人的我,在妻子过世一年之后,我的床上突然再度出现了两个女人,轮流尽着妻子的义务,使得我的性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且着两个女人不是别人,一个是我的小姨子小雅,一个却是我的岳母素萍。




妻子在死于难产之后,岳母素萍和小姨子没有离开我们家,而是留下来肩负责对婴儿的照顾工作,同时也是为了不让我独处而过于伤悲,她们是在妻子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就搬到了我家,他们自己的家则从此空着,因为我的岳父很早就过世了,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当初别人给我介绍的对象其实是小姨子小雅,但是当时没有说明,只是朋友带我去她家做客,但是对后来成为我的妻子的姐姐小静一件倾心,因为她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沉稳,体贴温柔,长长的披肩发总是散落在肩上,说话细声细语。




而她的妹妹小雅则是显得有些开放,头发短得几乎像个男孩子,说话做事果断明了,敢爱敢恨,直来直去。两姐妹虽然有着反差很大的性格,但是对她们母亲的孝顺是完全一样的,因为她们的父亲很早就过世了,是岳母将她们含辛茹苦地拉扯大,所以对母亲也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一年多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为了减少她们的麻烦,我就说服了岳母将孩子送到全托的幼稚园了,每个星期五晚上才接回来,星期一早上再送去。后来岳母曾和我商量说她们准备回自己的家去,以后改为每个星期五来帮我照顾孩子。同时也劝我该考虑重新建立家庭,再找一个人进来共同生活。说实话,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所以这一年有了岳母和小姨子的细心照料,使得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几乎没有再想过重新另寻新人的事情。


? ?? ?? ?? ?


期间曾经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我个小姨子小雅之间的关系有点尴尬,那是在妻子逝后的半年左右,有一天夜里,小雅在夜间穿着单薄的睡衣来到我的卧房丽,我醒来时看到她坐在我的床边,我就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小雅当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之后说:「没有什么事,只是想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没。」




她这么说我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那段时间我还没有从小静的影子中解脱出来,看是看着眼前这个和小静长得几乎一样的小姨子,我的心里也有点飘然起来,当时的理智告诉我不应该做什么,不然将会破坏这一家的安宁,何况当时我也不想改变那时的状况。所以我当时就对她说:「小雅,我没什么,你也早点回房去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好吗?」


? ?? ?? ??? 


小雅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向前坐了坐,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然后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脸,说:「我只是看你最近好像不是很开心,总是那么忧郁的样子,所以想来安慰安慰你,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也应该重新振奋起来重新生活才对,过去的事情毕竟过去了。」




我将手掌放在小雅的手背上,真的是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我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只是需要点时间而已。」


? ?? ?? ???


小雅抽出放在我脸上的手,慢慢地沿着我身体向下滑,直滑到我的大腿上,老实说,当她的手指滑过我的腹部时,我的确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刺激,全身心地将感觉集中在她的手指尖上,但是她却避开了我的中部,而是直接用雪白的手掌扶在我的大腿内侧上,同时还轻轻地抚摸着。我当时不敢肯定她还是不是处女,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有了性经验。但是理智在告诉我面前的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小姨子。我不应该有过多的非分之想。何况当时我还听岳母说小雅正在见一个别人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所以我就按住她的手掌,免得我也来越有点鼓起的中部暴露在她的面前而出丑,就说:「我都明白,我看你还是回去睡吧,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




面对我的婉言拒绝,小雅久久地盯着我很久,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 ?? ?? ?? ? 


但是我感觉从那以后,小雅对我的态度好像比以往更加冷淡了,在家里也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我,每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听岳母说她交了几个男朋友之后都没有一个成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怪异,脾气也更加暴躁,后来甚至发展到整天和一个看上去瘦弱娇小但清秀的女孩子打得火热,常常带她回到家里黏黏糊糊举止亲昵,后来甚至发展到将她留宿在家里。有的时候我夜里起来喝水,甚至听到她们两人在房间里的奇怪声音,我是过来人,当时知道那种呻吟之声只有在性爱之欢的时候才会发出,难道这两个女人在一起--?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就问岳母说小雅最近是怎么了,越来越怪了,岳母听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随她去吧,她可能是心情不好,过一段时间就应该没事了。你有空也应该多关心关心她。她是心理不平衡才变得有些胡来的。其中我还听到岳母在画中隐隐地对我有责怪的意思。




反正小雅每天回来的都很晚,好像在这个家中她的影子越来越少见,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在意,心想随她怎么样吧,反正她开心就好。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很快过去了,这段时间我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用以往的一些积蓄投到股市中,没想到经过几番风浪,帐户里的钱越变越多,做起来越也越来越顺,干脆就从公司里主动辞职出来,在家里专门通过网路来炒做,时间也越来越充裕,只是越来越少接触外面了,更没有机会在外面多接触人,也没有再考虑过什么续弦的事情。日子过得倒是更悠闲富裕了,岳母每天负责照顾我的生活和一日三餐,家里整日几乎只有我们两人。




有的时候我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看到岳母在房间里忙来忙去,由于岳母和我一样怕热,但又都不喜欢用冷气,而是喜欢自然的空气,所以我们在家里都是穿得比较简单,常常是岳母只穿着睡觉是的套装式睡衣,是那种白色或是黑色的丝制睡衣,由于质地很轻薄又是定制的,所以都很得体,将她的身躯很好地显露出来,岳母大我二十多岁,喜欢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她的皮肤很好,老岳父原来是中医,所以岳母也懂得很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每天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炖那些补品,所以看上去她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岁应有的老态。身材属于那种南方女性的玲珑小巧,只是手和脚和身材相比有点显得不相称的肉呼呼感觉。有时候看着看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有点异样的感觉,甚至要掩饰一下我下面的蠢蠢欲动。


? ?? ?? ?? ? 


后来相处的时间越久,我的那种欲望懵懂就越来越强,每天坐在那里偷偷地观察她的时间越来越久,甚至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了和她意淫的场景,我的眼神仿佛象能透视一样,透过她的睡衣去想像里面那白嫩细腻的肌肤

上一篇:怀念小姨 下一篇:我家的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