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姊、老妈和我的观星记


时间:2019/11/8 14:11:10




小时候,妈妈经常讲些星星的故事给我们听。


我的头放在妈妈胸前,老姊就拿妈妈的大腿当枕头,听着妈妈温柔的声音,不久,旁边又响起老爸的鼾声。


因此,对天上的星星,我从小种下深深的兴趣。国一时,耗尽存


了几年的压岁钱、生日红包,买了一套昂贵的中口径天文望远镜。


原本好好的观天文,有一次老姊凑热闹也要观。我一本小说正看


到精彩处,那一段精彩处“黄得好刺激”,也管不得她了,任她去


摆弄我那支宝贝天文望远镜,一时房内安安静静的。


我看完了那一段,回过头来只见到老姊不坐在椅子上观星,却站


着,还把望远镜头压得什低又观得极专注。她天上看不懂却观到底


下去了,不知她在“观”些什么?


我们住22楼,是这大楼的顶楼,周围全是十七、八层高的楼房



那天是暑假以来最热的一天,姊弟俩在家里头都穿得什单薄,又


年幼,根本毫无顾忌。老姊两条白白的腿,一条小内裤露着雪圆的


两半片屁股,高翘着,正观得动都不动,T恤往上缩,细腻的背部


也跑出一大截。


我刚看完那一段黄文,裤底硬成一团,热血沸腾,放下书,悄悄


地走到她背后。


“姊,星星在天上,你看到哪里去了?” 


“死孩子!吓我一跳!”老姊转过身来,脸颊红扑扑的,一手扶


着望远镜,一手轻拍着鼓鼓的胸部,轻拍轻拍,还会跳动。


“你看到什么了?我也要看看!” 


心想,前晚我看到有人在客厅里互相抚摸、接吻,该不是……?


看她脸颊晕红,眼波流转,肯定是了!


老姊急着说:“没什么好看的!我们看星星,看星星!” 


我已经抢上去,就定位了。


望远镜已经被老姊锁定了一个目标,那是一间卧室,落地窗的窗


帘边缘没拉好,可以看到一男一女赤裸裸的在床上做爱。焦距一拉,连那女人流满白色泡沫状淫水、毛茸茸的阴户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正看到那男人提着粗黑的大家伙,把那女人的双腿架上肩头,


要插进流满淫水、毛茸茸的阴户时,头上“啪!”的被K了一记。


“哎!好痛!”转过头来,老姊乌黑的大眼瞪着我。


“给我下来!”她老大,两手插腰,脸颊绯红,杀气腾腾。


“姊!这望远镜是人家的,又不是你的!” 


“你小孩子只能观天文,不能乱七八糟看!” 


我嘀咕着:“你还不是小孩?望远镜是我的,咱们轮流看好了!


” 


我站在老姊后面等着,底下顶了高高的一支棍棒,不时和老姊高


翘的屁股撞一下、磨一下。想着对面那性交的男女镜头,又想到刚


才看完的黄色文段,真想冒死把裤里硬得难过的小弟弟,拉出来,


插进前面的小屁股!


“姊!该我了,姊!”我推推她,顺势把裤里硬梆梆的小弟弟撞


撞她高翘的屁股缝、顶顶她分开的两腿间。喔!好爽!小弟弟麻麻


的!


我感觉到老姊震了一下,好像双腿发软要往前屈。听她低低哼了


一声,然后转过来,满脸赤红,盯着我的下面。


“你看吧!”老姊声音娇娇软软的,对刚才我顶她屁股的动作好


像没事般。


我大乐,凑上去一瞧。那女人跪在床上,那男人半站着在她屁股


上,我看到一条巨大的鸡巴,浑身是水,闪着反光快速的在阴户抽


动。我好像听到了那女人的淫叫声,就像我看过的黄色小说里所描


述的。


这时候,我闻到一股熟悉的幽香,背部也贴上来两团软软的东西



“该我了,弟。”老姊趴在我背上,嘴唇就在我耳旁。吐气如兰,好香!却好热!


“不要!我再看一下!”我背部被她两团软软的东西贴着,好舒


上一篇:白雪 下一篇:代价